Moka_Hatsuka

咸鱼画手。fate多,lofter常年潜水堆土。微博http://weibo.com/u/2959654262 p站id=15472282

购买链接戳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9261197747
感谢你们一直一来的支持:)

没有来生:

大喜:D
拿到了太太的允许 @Moka_Hatsuka
现在凑齐十人以上就可以再开fgo圆桌骑士衍生本《shield》的二刷
如有意购买请直接评论

extra摸鱼,陷入白野沼...大图以后大概会上传Px毕竟现在上不了

[FGO圆桌中心本]预售
刊名:SHIELD
售价45RMB
画手@Moka_Hatsuka 
文手 @水骑 
排版@愿予你听风红尘 
p1宣传详情,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9261197747
部分本图可在本人LOFTER见
由于时间跨度较大,本图风格变化较大以及小说并不是he结尾,敬请避雷,感谢大家谅解)

时间比较匆忙,希望下次能给你们带来更高质量的本,谢谢大家的支持!

Swan Lake Returns

原图应该过段时间修过了放Pixiv

melt她真的很美 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来赞美她

【圆桌摇滚乐队AU】SHIELD(七)

水骑:

(七)崔斯坦




  我把解约意向书推到梅林面前的时候,终于如愿以偿的看见他变了脸色。


  


  他没说什么,只是扫了我一眼,埋下头去读这份文件。只是两张薄纸而已,他却读了整整十五分钟。我舒舒服服地把自己摊开在办公桌这一边的靠椅上,抬眼望着他身后宽大的玻璃窗。蓝天白云,阳光明媚,是一个和我当年第一次踏入时一样的好天气。




  梅林标志性的笑容在这一刻消失了,这让他显得阴郁。沉默在偌大的空间里沉沉扩散开来,我心里顿时涌起一种类似于报复成功的快感。




  不要误会,我对梅林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事实上我还挺欣赏他的,毕竟在某些方面说来,他和我还颇为相似。特别是在人际交往中时不时显露出令人如鲠在喉却无从发作的恶意方面,简直可以说是良师益友,互通有无,共同进步。




  所以说,棋逢对手的情形下,想要互相较量一下让对方更难受,也是人之常情,没错的吧。




  至少我现在对梅林的脸色很满意。




  虽然他很快又把微笑的假面具给捡起来了。




  “我可以知道你的理由吗?”


 


  “我不是已经写了吗?”我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去看那张纸,“和成员性格不合,和公司的理念不合。梅林,你可别说你一无所知。”




  梅林用指尖划过那两行字,轻描淡写的说:“人与人之间怎么可能没有冲突呢,太理想化了可不好啊,崔斯坦。”




  “谁叫我就是这样的人呢,梅林?”我回答他,“兰斯洛特和阿规凡当然可以互相厌恶着当队友,我可没有这个能耐。”




  “再说了,这么久了你和公司都没办法调解,只能我走人了。”




  梅林笑着看向我,手指轻轻敲打着我的意向书,这种从小处显出轻蔑态度的手法是他的惯用伎俩,我虽然早就司空见惯,此刻也不由一阵心头火起。




  “崔斯坦,你和公司的合约还没有到期。当然啦,我们的崔斯坦可是举世皆知的大明星,只是违约赔偿金对你来说还是一笔天价哦~我还是劝你,慎重考虑。”




  他这样说着,笑眯眯地将我的文件折了两折,推过来给我:“当然,我知道你来之前肯定也考虑过。但是一时意气要不得,你还是回去再仔细考虑考虑。你的申请我先帮你收起来,如果过两天你还是这个想法,我再提交给高文和董事会,你觉得呢?”




  “不用了。”我同样轻快地回答他,拉开椅子冲他挥手,“我已经事先跟高文总裁报备过了,今天只是来跟你交个纸面申请。我想董事长那边肯定也知道了,那么今天就这样啦,我还有事,先走了,不用送我。”




  这回我可真不是故意气他。




  我还约了媒体记者,算一算时间,已经快要迟到了。我这样体贴的绅士,可不会做出令人不快的失礼行为。




  




  虽然早就抱好了打攻坚战、持久战的准备,但作出决定后的一个月里,各种日程还是把我累得不轻。媒体访谈、公司约谈、律师会面......我整天忙得像只陀螺一样四处打转。除了在公司的三方会谈,兰斯洛特他们当然也找我私下谈过,只可惜我难得一点休息时间被无情占用,只能哈欠连天,最后硬生生的把阿规凡给气跑了。兰斯洛特一脸尴尬,谈话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或许该叫不欢而散?




  尽管如此,当阿尔托莉亚亲自约见我进行最后一轮解约会谈时,我还是挺惊讶的。因为我本以为这种事全程都会是梅林或者高文来做。啊,感谢她的厚爱,只可惜我意已决,是无论谁来谈都改不了了。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一定要走?”她丢开笔,“不要敷衍我。”


  


  “那么我实话实说吧,董事长。”我故作为难地皱了皱眉头,“只是您可能不太了解我,我说话向来不好听。如果有任何冒犯的地方,请您一定理解我的无心之失。”




  阿尔托莉亚点了点头。我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了一丝苦恼,或者说是无能为力更恰当。这一点意外成果令我开始兴奋起来。




  “请说吧。”




  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恶意,我毫无顾忌的开口道:“当然都是因为董事长您的缘故。”




  “您可真是,不懂人心啊。”




  




  我知道,乐队里的人其实都是疯的,偏偏除我之外,又都在外表上装成正常人的样子。大家彼此压抑,互相忍耐,虽然初开始看来是很有趣的人际现象,但是观察的久了,也是索然无味。




  尤其是大家因为董事长闹成现在这个状态,更是让我无法忍耐。阿规凡和兰斯洛特因为彼此对董事长的扭曲的爱而争锋相对也就算了,波尔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保持距离好好看戏的姿态更是十足令我反感。好好的一个乐队暗流涌动的如同法王的宫廷,真是让我把对它的最后一点留恋都给消磨干净了。




  我这样一个人,向来不肯让自己受委屈。那么,既然我随随便便的在一个雨夜能加入乐队,当我想要退出的时候,也不觉得就要考虑到很多什么别的事。说到底我还是我,身上的光环和尘土虽然随着时光越积越多,可我终究是我。




  随心所欲,自由自在,是多么好的品质。我可不希望把它弄丢了。




  我说完了一切,非常安逸的把自己窝进董事长办公室的沙发里。看着向来冷漠又雷厉风行的董事长为难的样子,我的心情不由愉快起来。




  能够看见强者的苦恼与软弱,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生体验。




  “崔斯坦。”她开口叫我,无意识的用笔敲着桌面。我知道她在焦虑,“你知道的,违约金是一笔天文数字。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存款有多少,但是照你奢侈的生活方式看来,你可能会负债累累。我是真心不希望你这样的音乐天才被债务捆住手脚,甚至堕落下去。”




  “我已经决定了。”我毫不在意的开口,“我无所谓。”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她看起来异常疲惫,这令我十分好奇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我表面上仍然笑嘻嘻的,其实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这件事我考虑了很久,现在我终于下定了决定。”




  “你可以在五年内——分期付完赔偿金。”




  她从办公桌后抬起头,直直望向已经呆住的我。




  “你先走吧,我会和董事们商量这件事。”




  还没等我说话,她按响了桌上的铃,已经示意秘书可以放进下一位来访者了。




  


  


  不要说我,就连一向唯她马首是瞻的高文都大为震惊。听说高文私下里和董事长一直争执不下,可是最后摆在我面前的解约方案,仍旧是董事长的那一份意见。




    她这样深情厚谊,真不知为我拉来多少仇恨。再次走在公司的长廊上时,四面八方暗暗投来的目光几乎要把我戳成筛子。这其中当然不只有愤恨,还有嫉妒、歆羡、以及蠢蠢欲动。我倒是不以为意。虽然公司给我的条件算是一个机密,但无论保密工作做得有多隐秘,事情发生了,或早或晚,总会有人知道,更何况——高层本就对这个决定非常不满,给我下下绊子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她待我如此之好,不知令多少人嫉妒的红了眼睛,我却更加失望。




  我偏偏就不要。




  




  我再次坐在那张舒服的真皮沙发上,说出我早就准备好的话来。我说我不需要公司为我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和让步,也不想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忘恩负义;以及违约金我会一次付清,总有办法什么的。最后我漂亮的引了一句话来做结尾:“我急切地盼望着可以经历一场放纵的快乐,纵使巨大的悲哀将接踵而至,我也在所不惜。”*




  或许在旁人眼中我无可救药,可是我不在乎。


  


  “崔斯坦——”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将笔搁在桌上。这是我第一次在她身上见到近乎伤心的情绪。我为这样突如其来的美丽而感到晕眩。




  “您可别为我而感到惋惜。”我笑了,“任何事情都是有价码的,您作为一个商人,应该比我懂才是。”




  “我就要走了,就跟您说句实话吧。上次您问我离开的原因,我没全说出来,因为我还对您抱有一点点希望,在观察评判您的后续动作。只可惜您令我失望透顶。”




  “您实在太心软了,甚至让我开始怀疑公司的发展前途。”这次我没有控制自己话中的嘲讽:“您强硬一点,冷酷一点,或许我就不会在理由那里写上‘和公司理念不合了’。嘛,其实您要是坚持向我索要大笔赔偿金,我说不定会留下来。”




  “只可惜您的表现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让我一点希望也看不到。好吧,毕竟我只是个艺人嘛,对行政事务指手画脚,您可能会觉得很可笑。不过说真的,对无关人等太好,只会给您带来祸患。就当我姑妄言之吧,董事长。”




  太阳的阴影从背后笼罩了她。我看不见她的表情,只有那双眼睛依旧绿的鲜明,让我触目惊心,心神激荡。




  再见,我说。




  这一刻之后,就真的不会再见了。


  






  *1:出自太宰治《人间失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急着写完去买菜,忘记了说很重要的话,还好想起来了,赶紧补上ORZ


圆桌乐队的故事本来就是为 @Moka_Hatsuka  下半年要出的绘本写的guest文,总计是11章+后记,所以放到第7章,三分之二的进度,也就还差一个结局了,所以之后的部分不会再在LOFTER上放出了,希望大家理解。


在本子完售后全文也不会放出Orz,因为是为朋友写的东西,希望她能做喜欢的事,得到好的回报,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吧。谢谢。